致虛極,守靜篤,萬物並作,吾以觀復。—老子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 


 
節氣進入秋時,大地轉為沉靜。
清晨海岸山脈纖纖白雲,素淨無華,無心去來。

 




 
陶職人林逢熙自2013年遷居後山,
周身的自然環境帶給作者更多造器的啟示。


隨著生活場域的轉變,
由人聲鼎沸的城鎮鬧市到空闊遼曠的縱谷平原,
慢慢感受身邊的自然,正無言地滋養著心靈,


於是開始投入製作簡靜素雅的白瓷器物。 


 



 

■ 默合自然,讓材質說話
 
「無為而治」,兩千多年前老子的提點與叮嚀,但觀空中流雲,
來無所來,去無所去。自然無心,故能幻化無窮;自然無作,
便能無所不為。不計畫、無預設。

林逢熙造器有較少的人為作想,猶如季節裡的春花秋月,
夏季的涼風、冬天的白雪。應四季輪轉而至,隨節氣遞嬗而生。
 
 



 

■ 天地本心,與自然合作
 
退去「我」的思維妄念,順應手中的節奏,默合自然,
讓器物呈現自性的美。

以自然之心假職人之手,攜手合作,因地制宜,隨處作主,
建構出作品獨特的精神面貌。

「製器時的輕鬆節奏,會有無以名狀的柔軟調性」,
陶職人如是說。


 



 

■ 烈火長燒,變水韻風華

瓷器重在燒煉技術的體悟,火侯的大小、窯內氣氛的掌握,
都關係著作品的風致。如何在單純淨白的瓷器上,
蘊含多層色調的韻味,都與此有關。


 


 
《問素》燒成時間比以往更長,長時間窯爐悶煉,
蘊化所有色相於隱白,幻化所有色光為透亮。


白並非「無」,而是更為廣大涵容,是煩囂喧鬧後的寧靜。



60小時的高溫燒煉,遠紅外線搖蕩水分子,
亦將使茶湯更為柔和細緻。


 
  


■ 隱透氣質,如水月清輝

器物表面簡靜素直的重複印紋,有著陶職人日復一日篤實寧靜的陶作生活。

柳宗悅說:「反覆,是驚人的技術之母!」遵循萬物生息,順從自然規律;暑夏耕耘白瓷,高秋閑賞清味。

《問素》孕生於紛塵攪擾的歲月裡,卻在好風圓月之時,映現出隱透如水月般的人間清輝。






© 禾青香堂 Hochin
#林逢熙 #禾青香堂 #陶職人 #鳳寧窯 #庚子 #問素

 


 


致虛極,守靜篤,萬物並作,吾以觀復。—老子
 
節氣進入秋時,大地轉為沉靜。
清晨海岸山脈纖纖白雲,素淨無華,無心去來。
 
 
陶職人林逢熙自2013年遷居後山,周身的自然環境帶給作者更多造器的啟示。

隨著生活場域的轉變,由人聲鼎沸的城鎮鬧市到空闊遼曠的縱谷平原,慢慢感受身邊的自然,正無言地滋養著心靈,

於是開始投入製作簡靜素雅的白瓷器物。 
 
 
■ 默合自然,讓材質說話
 
「無為而治」,兩千多年前老子的提點與叮嚀,但觀空中流雲,來無所來,去無所去。自然無心,故能幻化無窮;自然無作,便能無所不為。不計畫、無預設。

林逢熙造器有較少的人為作想,猶如季節裡的春花秋月,夏季的涼風、冬天的白雪。應四季輪轉而至,隨節氣遞嬗而生。
 
 
■ 天地本心,與自然合作
 
退去「我」的思維妄念,順應手中的節奏,默合自然,讓器物呈現自性的美。

以自然之心假職人之手,攜手合作,因地制宜,隨處作主,建構出作品獨特的精神面貌。

「製器時的輕鬆節奏,會有無以名狀的柔軟調性」,陶職人如是說。
 
 
■ 烈火長燒,變水韻風華

瓷器重在燒煉技術的體悟,火侯的大小、窯內氣氛的掌握,都關係著作品的風致。如何在單純淨白的瓷器上,蘊含多層色調的韻味,都與此有關。
 
 
《問素》燒成時間比以往更長,長時間窯爐悶煉,蘊化所有色相於隱白,幻化所有色光為透亮。

白並非「無」,而是更為廣大涵容,是煩囂喧鬧後的寧靜。


60小時的高溫燒煉,遠紅外線搖蕩水分子,亦將使茶湯更為柔和細緻。
 


■ 隱透氣質,如水月清輝

器物表面簡靜素直的重複印紋,有著陶職人日復一日篤實寧靜的陶作生活。

柳宗悅說:「反覆,是驚人的技術之母!」遵循萬物生息,順從自然規律;暑夏耕耘白瓷,高秋閑賞清味。

《問素》孕生於紛塵攪擾的歲月裡,卻在好風圓月之時,映現出隱透如水月般的人間清輝。



© 禾青香堂 Hochin
#林逢熙 #禾青香堂 #陶職人 #鳳寧窯 #庚子 #問素

 
茶則|Dawa金工髹漆
漆無胎不能成器
辛丑澄明(二)|鳳寧窯
【照見大地澄明】2021林逢熙柴燒茶器新作
辛丑澄明(一)|鳳寧窯
【澄明】2021林逢熙柴燒茶器新作
傳遞自然美好|鳳寧窯
香、茶陪伴, 便開始日常修行
定白瓷-茶盅|鳳寧窯
掬手春朝露,落月西窗白
庚子問素|鳳寧窯
致虛極,守靜篤,萬物並作,吾以觀復
無盡藏|鳳寧窯
造物有度,風月無邊
林逢熙|鳳寧窯
不談創作,只談合作
日日有味|鳳寧窯
在無常的歲月裡,喫一碗尋常的茶
翡翠青瓷 | 志窯
若沒有器物之美,世界將一片荒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