照見大地澄明2021林逢熙柴燒茶器新作
 
宋代美學,崇尚簡約自然,常在虛無的留白裡,遇見永恆清新的韻味。這樣的美,也浸染到了宋瓷的含蓄典雅,成為東方器物的最高審美標準。陶職人林逢熙造器有著貼近自然的文心,安定澄明的心境,器用輕巧的體貼,傳承宋代文化的簡靜美學

 
 

■ 文心自然,東方茶席文化
 
陶職人林逢熙卜居鄉野,愛好自然,與山海為鄰,與雲嵐為友,始終過著世人嚮往的遠方詩與畫的陶作生活。他的器物沒有荒野的疏狂粗獷,卻有著詩人的文心優雅,造器比例勻和,釉色崇尚自然,與宋瓷裡簡約靜慢的時光同調,詮釋著東方茶席文化的當代體驗。

 
 

 

■ 心性澄明,映現流光溢彩
 
蕉窗綠韻,轆轤緩緩有聲,這是位在花蓮的鳳寧窯尋常陶作的日常光景。對於林逢熙來說,生活的詩意不在遠方,而是心性的安之若素。陶職人偶然抬眼,仰觀浮雲,俯察微物,映入眼簾的盡是山青水碧。素淨的器物表面猶如澄澈的明鏡,唯有心性的澄靜安定,才能映現自然真趣,化作釉色的流光溢彩。
 
 
■ 體貼的心,器用與美兼具
 
林逢熙造器,薄胎清透,溫文爾雅,有如溫玉般的潤澤清麗。流口圓淨簡直,斷水乾淨俐落。壺內施以薄釉,讓茶壺適應各種茶款,互不干擾。鏗潤體貼的提手,有著環珮般的玉質金相,與女性茶人的纖纖玉手,形成席上曼妙的茶行風景。值得一提的是,壺內修坯,耗時不易,有較高的造器難度,為的是讓器物記憶起職人溫柔靜定的造器節奏,因為手總是與心意相連。
 




■ 彩瓷三事,香潤席上澄明
 
宋代文人香事,淨靜溫雅,香風所到之處,皆薰染每一處角落,潤澤每一個日常。爐瓶三事,平安無事,寓意著東方生活沉靜安定的居室風景。陶職人林逢熙品香日常,心亦隨之澄定,所作彩瓷三事,溫潤如玉,經過柴火烈燒,落灰成色,更見澄明。深遂寶藍,浮漾燦爛繁星;青碧湖綠,釀醞豐盛繁華;遠山淺翠,淡抹雲影天光;冰心白雪,清冽潤含古玉。

 

 
© 禾青香堂 Hochin
#林逢熙 #禾青香堂 #陶職人 #鳳寧窯 #
 #澄明

 

 
照見大地澄明
2021林逢熙柴燒茶器新作
 
宋代美學,崇尚簡約自然,常在虛無的留白裡,遇見永恆清新的韻味。這樣的美,也浸染到了宋瓷的含蓄典雅,成為東方器物的最高審美標準。陶職人林逢熙造器有著貼近自然的文心,安定澄明的心境,器用輕巧的體貼,傳承宋代文化的簡靜美學

 
 
 
■ 文心自然,東方茶席文化
 
陶職人林逢熙卜居鄉野,愛好自然,與山海為鄰,與雲嵐為友,始終過著世人嚮往的遠方詩與畫的陶作生活。他的器物沒有荒野的疏狂粗獷,卻有著詩人的文心優雅,造器比例勻和,釉色崇尚自然,與宋瓷裡簡約靜慢的時光同調,詮釋著東方茶席文化的當代體驗。

 
 
 
■ 心性澄明,映現流光溢彩
 
蕉窗綠韻,轆轤緩緩有聲,這是位在花蓮的鳳寧窯尋常陶作的日常光景。對於林逢熙來說,生活的詩意不在遠方,而是心性的安之若素。陶職人偶然抬眼,仰觀浮雲,俯察微物,映入眼簾的盡是山青水碧。素淨的器物表面猶如澄澈的明鏡,唯有心性的澄靜安定,才能映現自然真趣,化作釉色的流光溢彩。
 
 
■ 體貼的心,器用與美兼具
 
林逢熙造器,薄胎清透,溫文爾雅,有如溫玉般的潤澤清麗。流口圓淨簡直,斷水乾淨俐落。壺內施以薄釉,讓茶壺適應各種茶款,互不干擾。鏗潤體貼的提手,有著環珮般的玉質金相,與女性茶人的纖纖玉手,形成席上曼妙的茶行風景。值得一提的是,壺內修坯,耗時不易,有較高的造器難度,為的是讓器物記憶起職人溫柔靜定的造器節奏,因為手總是與心意相連。
 



■ 彩瓷三事,香潤席上澄明
 
宋代文人香事,淨靜溫雅,香風所到之處,皆薰染每一處角落,潤澤每一個日常。爐瓶三事,平安無事,寓意著東方生活沉靜安定的居室風景。陶職人林逢熙品香日常,心亦隨之澄定,所作彩瓷三事,溫潤如玉,經過柴火烈燒,落灰成色,更見澄明。深遂寶藍,浮漾燦爛繁星;青碧湖綠,釀醞豐盛繁華;遠山淺翠,淡抹雲影天光;冰心白雪,清冽潤含古玉。

 

© 禾青香堂 Hochin
#林逢熙 #禾青香堂 #陶職人 #鳳寧窯 #
 #澄明
 
茶則|Dawa金工髹漆
漆無胎不能成器
辛丑澄明(二)|鳳寧窯
【照見大地澄明】2021林逢熙柴燒茶器新作
辛丑澄明(一)|鳳寧窯
【澄明】2021林逢熙柴燒茶器新作
傳遞自然美好|鳳寧窯
香、茶陪伴, 便開始日常修行
定白瓷-茶盅|鳳寧窯
掬手春朝露,落月西窗白
庚子問素|鳳寧窯
致虛極,守靜篤,萬物並作,吾以觀復
無盡藏|鳳寧窯
造物有度,風月無邊
林逢熙|鳳寧窯
不談創作,只談合作
日日有味|鳳寧窯
在無常的歲月裡,喫一碗尋常的茶
翡翠青瓷 | 志窯
若沒有器物之美,世界將一片荒蕪